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多数人对上海的印象是高楼林立的城市森林和熙熙攘攘的人群,是全球消费中心城市,是时髦的新零售之都。其实上海并不仅仅只有这些模样,真正的上海是在弄堂里,在静谧庭院里,在宛若瑰宝的历史建筑里。今天,加加要说的,就是这些代表上海这座城市标签的酒店

01_____

EDITION

上海市南京东路199号

 021 – 53689999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 关键词:颠覆当代真正奢华的定义

1929年,拥有租界及沪西地区馈电权的美国国外电力公司,于南京东路和江西中路交汇处打造一座全新的总部大楼。大楼最终在1931年落成,是一座6层高的装饰艺术风格建筑,由浅色面砖装饰立面。竖向线条、转角塔楼和女儿墙将这座外观敦实的建筑勾勒得生动又别致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上世纪80年代,上海决心再打造一批足以化身城市名片的新建筑以塑造城市新貌。位于南京东路201号的原华东电力大楼正是这批“献礼作品”之一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如今,两座年岁相隔半个世纪的建筑,在潮牌酒店EDITION的号召下,借助7层高的玻璃连廊融为一体。为了表达对上海本地文化以及对老建筑的敬意,EDITION几乎未对两座建筑的外形作任何改变。不过,建筑物内部已经完全被EDITION占领了,即便是上海风情,也一律按照EDITION的路数出牌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门廊外既无幽深的车道、也无专属下客区过渡或喷泉掩护,而是径直伸向人声鼎沸的南京路。但这般直白的开场丝毫没有打搅门内的含蓄与深沉——珠宝挂坠一般的蛋形吊灯灯光幽暗、胡桃木吊顶压制着厅内的情绪、空气中弥漫的香气怀旧又克制、隔间里还摆着一张静候开局的台球桌……若非身披时髦制服的员工和散落其间的设计家具,难免不令人以为误入了上世纪20年代的绅士俱乐部,这也许正是Schrager所期许的效果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当然,这间EDITION也不乏一些特别的设计笔触:一片近7层高的“悬浮森林”将酒店的两座新老建筑衔接在了一起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每间客房的床头都搭着一块毛皮,仿佛主人刚刚离开还未来得及收拾;30年前设计的折角窗刚好让窗外新旧交融的上海城景更为立体;客房里的纯白浴室里也弥漫着EDITION招牌的Le Labo红茶香调,令粉丝们倍感亲切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一层全日西餐厅里的半月形座席、衔接27层日矢(HIYA)餐厅和顶层酒吧的螺旋楼梯;二层粤餐厅里播放着让人禁不住迈开舞步的迪斯科音乐;栽满热带植物的老楼屋顶花园还设有星空露天影院……这一切都没有任何一眼看到的“奢华”,却在细节之处渐渐收买人心,这也相当符合Schrager在创办EDITION品牌之初就对其下过的定义:一次态度和感知的强烈体现。

02_____

建业里嘉佩乐酒店

上海市徐汇建国西路480号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关键词:石库门里的怀旧体验

20世纪30年代,法国房地产公司Fonciere et Immobiliere de Chine在22排石库门里弄内建起了200多栋复式石库门建筑,如今,该公司的标志依然在墙上清晰可见。它们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巴黎风情于一身,精心雕刻的马头墙,狭窄的弄里,庄重的石拱门,穿梭在其中,仿佛回到老上海低调奢华而透露出浓浓的文艺气息,墙内的静谧与墙外车水马龙的喧闹大相径庭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为了保存为数不多原有风貌的石库门里弄,建业里嘉佩乐酒店组织众多专家学者共同精心修复,还原它庄重的历史印记。同时,他们邀请Jaya国际设计公司精心打造这家全别墅酒店,重现了这源于20世纪30年代独特的社区生活氛围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这里最具特色的要属地标建筑物“水塔”,曾经作为居民取水饮用的地方,现在完好保留下来,被用作照明和提供信号服务的灯塔,不仅成为嘉佩乐酒店一处别样风景,更可以在灯塔之上俯瞰整个建业里的优雅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当然,嘉佩乐酒店不仅保留了美好的历史建筑外观,酒店室内的设计更是别具一格。地处于上海徐汇区衡复历史文化风貌区的酒店,遵循着东方传统韵味与西方气质完美结合的经典,带来了藏在老城中与众不同的怀旧佳作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法式的优雅拥抱着中式的感性被融合于家具,艺术品的陈设精致考究,温和的调色却呈现出超乎想象的精彩。在天花板的设计以及家具的摆放与布局更是讲究了对称与韵律感,这正是对这种历史遗产建筑的完美呈现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比较特别的是,于10月1日至12月31日,酒店推出了琴音疗法(据说是上海首家采用此疗法的酒店水疗)。每周五和周六下午2点至4点,古典吉他艺术家叶先生将会带着他的Daniel Friederich古典吉他,在餐厅或者大堂进行现场弹奏,以音会友。喜欢音乐的朋友们可以去体验一下哦!

03_____

上海宝格丽酒店

上海市河南北路33号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关键词:来这了解历史建筑的前世今生

上海的商业文化史,要追溯到116年前。21家金融仓库,20多個行业的205家大中型企业,沿着苏州河一字排开,商贾云集。1912年,上海商务公所与上海商务总会合并为上海总商会。当时共计花费白银约十万余两,兴建了位于北苏州路470号上的议事厅大楼,即上海总商会旧址。这个近代中国成立最早的“商业首脑机关”落成于1916年,比外滩不少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建筑都要“年迈”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经过7年的修缮,上海总商会作为上海宝格丽酒店的一部分,从悠悠的历史中华丽转身,重新投入使用。根据历史图纸与历史照片,修缮建筑师经过严密论证对屋顶进行重点复原设计。被“削掉”的斜坡又重新回来了,恢复了位于南入口之上的三角形山墙和精美雕花,连当年的烟道通风口都在大楼顶部得到了还原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三层楼高的清水红砖墙焕然一新,两层高的壁柱上装饰着古典主义特征的典雅花饰,拾阶而上步入二层大厅,抬头是三角形、半圆形山花窗楣,低头是已经被修复的彩色拼花马赛克地砖,修旧如旧后的上海总商会,与全球第六家、中国第二家宝格丽酒店相互衬托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与所有宝格丽酒店及度假村一样,上海宝格丽酒店依然由意大利著名的建筑事务所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来打造。既保留了意式建筑和设计风格的精髓,又融入了上海独具韵味的海派风情。深色大理石打造的大堂采用双层高玻璃窗,透过窗户可以眺望优雅如画、与米兰宝格丽酒店如出一辙的意式花园美景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与其他五家最大不同的是,上海宝格丽酒店将修缮后的上海总商会与新建的48层大楼相结合。位于宝格丽大楼的顶部8层的82间典雅的客房及套房,房间面积均逾60平方米,宾客在此可俯瞰外滩美景和观赏壮观的上海天际线、传奇浦江和蜿蜒苏河。

优惠活动

他们说没有活动……

04_____

镛舍

上海市静安石门一路366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关键词:城市中心的绿洲

镛舍位于上海商业区的中心地段和历史悠久的大中里之中,邻近时尚南京西路,靠近人民广场和外滩。作为太古酒店旗下居舍系列的第四家酒店,在此之前的瑜舍、博舍、奕居都备受赞誉,这也是镛舍力邀皮埃尔·里梭尼(Piero Lissoni)操刀此次室内的原因:以开放的姿态融于传统,破与立余韵悠长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天马行空的里梭尼素以简洁大胆的线条及清晰简约的轮廓著称。酒店外墙成排林立的铝合金圆形栅格,巧妙将酒店的两栋塔楼与周围建筑区隔开,缔造出静谧安逸的都市休憩空间。整齐划一、功能性极强的幕墙装饰是海派建筑中不可或缺的经典元素,更因其极富线条感的圆形设计平添了几分律动魅力。
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在酒店的内饰设计上,里梭尼从上海悠久深厚的工艺文化中汲取灵感,将标志性的简约风格与经典的上海元素完美融合。清晰现代的线条、精心挑选的材料和微妙大胆的色彩,搭配以海派文化、艺术及手工艺为灵感的订制装饰品,演绎出传统与现代的细腻交织。最喜欢的酒店是哪一家?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嗨橙 » 魔都的这些酒店,让我有家不想回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